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救助

邪神旌旗第四十九章网络

时间:2020-09-25 15:00:04

邪神旌旗 第四十九章

雷被隋雄那些见鬼的问题弄得蛋疼,他很认真地思考,然后越思考越苦恼,怎么也想不到让自己可以满意的答案。

于是这个晚上,他失眠了。

他当然不知道,隋雄提出的那些问题,乃是地球络界一些蛋疼人士精心打造,专为让读者体会到“世界的恶意”而设计出来的。别说他区区一个异世界的强盗,就算是地球的学者们,面对这类问题往往也会愁眉苦脸,想不出完美的答案。

第二天,当隋雄又打算跟他讨论关于世界关于人生的话题时,雷直接撕了两团破布,塞住了自己的耳朵,以示不合作的决心。

隋雄当然可以很容易地把那两团破布抢走,但既然人家不愿意讨论这种话题,他又何必自讨没趣呢?强扭的瓜不甜,靠强迫的手段逼人做事,一点意思都没有。

但有的事情可以不强迫,有的事情就不行了。

比方说,救人。

那天天色将晚的时候,眼看着距离灰石山脉的边缘已经很近。宿营的时候,他们听到了打斗和求救的声音。

按照雷的打算,本想加把劲继续前进,哪怕是要赶夜路,也要离开灰石山脉再宿营。但他们很倒霉地遇上了一处断崖,隋雄施展了一个侦察法术,确定绕过断崖需要接近一天的路,而临时制造桥梁的话也不见得能够快到哪里去。在隋雄自己懒得出手帮忙搭桥的情况下,雷只好选择兜个圈子,于是路程就大大增加,他也不得不再次露宿山中。

雷并不惧怕露宿,这里已经到了灰石山脉的边缘地区,理论上不会有魔兽出没。就算有,多半也是在山脉深处打了败仗逃过来的残兵败将,这些天他在深山之中行进,强大魔兽都杀了不少,何况这些弱鸡!无非是白白送死,让他捡个便宜而已。

只是他实在厌烦了这山里的环境,毒蛇猛兽暂且不论,光是那些层出不穷的各种毒虫,就让他不胜其扰。就算他有防虫药物,不用担心被咬伤,光是夜里那嗡嗡嗡唧唧唧咕咕咕的声音,就烦得要死!

再加上每天睡觉之前,隋雄总是会找他谈谈理想谈谈人生,更让他烦上加烦。

隋雄已经不再说那些令人蛋碎一地的别扭问题,只是很认真地跟他谈“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每个人只有一次……”又或者“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之类话题。

这些话题让他倍感沉重,甚至于比那些蛋疼问题更加令他难受。可他却不能回避这样的话题,因为那会让他觉得自己内心软弱。

然而睡觉前讨论这些话题,显然会影响睡眠质量。加上那些“你方唱罢我登场”层出不穷喋喋不休的虫子,导致他几乎天天都睡不好,精神状态也每况家电股2011年下半年已结束上涨趋势愈下。

所以他非常期待早日走出深山,进入金币联邦的境内。到了那里肯定会有一些人烟,到时候或许这位颇有人生导师爱好的水母神祇就会把目标转移到别人身上,让他起码能够安安稳稳睡上一觉。

就算这可恶的水母神依旧缠着他问这问那,讨论那些过于深刻的问题,那最少也没了呱噪的虫子啊!

但是,今天不行。

所以雷的心情是很不好的,所以当他听到远处传来打斗和求救的声音时,是完全不想去管的。

“有人遇到危险了。”隋雄说。

“是啊。”他拿出毛毯,打算趁着吃饱喝足有些疲倦的时候,把自己裹起来好好睡觉。

“难道你不想要去救他们吗?”隋雄问。

“不想。”雷回答,说着就要躺下。

隋雄飞快地跳到了他的头上,用一根触手抵住了他的太阳穴。

这触手冰冷刺骨,更有一种异常锋利的感觉,让雷忍不住怀疑下一秒钟自己的脑壳就会被钻个洞,里面红的白的一起流出来。

“你……你想要干什么!”他吓了一跳,大声问。

“帮你纠正一下思想。”隋雄笑呵呵地说,“你的脑子里面有太多的污秽和邪恶,我帮你抽一点出来。”

雷大惊,急忙反驳:“在那之前我的脑浆就会被抽出来吧!”

“没关系。”隋雄说,“要获得什么,就要失去什么,这等价交换的原则,乃是世上通行的道理。区区一点脑浆就能换取善良和安宁,你不觉得很合算吗?”

“我一点也不觉得合算!我不要什么见鬼的善良和安宁啊!”雷大声抗议。

“反对无效!对于邪恶者来说,强大的人说了算,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我明白了,我去救那些人就是!”

隋雄大笑,收回了触手:“明智的选择,早点这样做,不就大家都省事了嘛。”

雷苦笑一声,将长枪挂在背后的背勾上,长剑插进腰间的剑鞘里,又检查了一遍装备,然后迈开步子,朝着打斗和呼救声传来的地方快步跑去。

他的实力强大,又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跋涉,对于山间行走已经非常习惯,一步步纵跳如飞,简直像是一只在山岩和树木之间跳跃的猿猴一般矫健,只用了一会儿时间,就来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只见一片树林中,四个冒险者正在和一只起码有两人高的巨熊激战。

说是激战,其实不如说是单方面防御和挨打。那巨熊的力量非常强大,防御也很出色,虽然反应稍稍慢一点,却很好地保护着自己的各处要害,让冒险者们完全没有可乘之机。

四个冒险者年纪都不大,全身铠甲负责正面战斗的两个大概二十四五,到处游走用弓箭努力牵制的大概二十刚出头,那个趴在树上用法术提供辅助的甚至连二十岁都不到,称得上是一群年轻人。

年轻,往往就意味着缺乏足够的锻炼和成长,意味着实力不足。年轻的冒险者们死亡率是最高的,因为他们缺乏经验,常常无法回避危险——而那些危险,老练的冒险者们多半是能够回避的。

比方说那只正在和他们战斗的巨熊,如果是像罗德、雷恩这种老江湖遇到了它,多半会直接拿一块鲜肉朝它扔过去,趁着它吃肉的时候再朝四处凌乱地扔一些,然后缓缓退走。甚或他们还会准备一些甜食,放到树干高处去,趁着巨熊和大树较劲的时候离开。

这个世界的大多数熊都是有些懒惰而且嗜甜的,当有简便易得食物的时候,它们一般是不愿意冒着受伤风险去和全副武装的冒险者战斗的,而如果甜食近在眼前的话,你就算什么武器都没有而且转身狂奔,一副“我是猎物”的架势,它们多半也懒得理睬你。

但这些年轻人显然不知道这些经验,或者缺乏相应的准备。所以他们只能用尚未成长得足够强壮的身躯去和巨熊战斗。

这样的战斗胜算渺茫,那巨熊差不多已经成长到了“猛兽”的顶点,更进一步就要踏入“魔兽”的范畴。换算成冒险者的话,至少需要一队配置完好,物资充足的资深冒险者——大概就是当年化名“光头”尼恩的杰拉德和他的伙伴们那个水平——才有把握在全员不受重伤的前提下将其击杀。

而这四个年轻人,在隋雄看来,当初白叶子村的骷髅之夜,那个手持战斧在骷髅群中所向披靡的杰拉德,一打四估计都能拼掉他们一两个,剩下的还要个个带伤。

显而易见,他们根本不可能战胜那只巨熊。之所以到现在还没出现死伤者,无非是队伍搭配合理,有一定的抗压能力而已。

那两个负责顶在前面的一个是战士,一个是牧师,全都身披重甲、手持盾牌。这坚固的防具帮了他们大忙,不止一次将他们从危机中解救出来。而且靠着重型防具的帮助,牧师还能时不时抽出时间来祈祷一下,施展个神术,为同伴或者自己恢复体力。

除此之外,法师的法术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虽然没什么高级的法术,仅仅只是简单的护盾术飞弹术滑腻术模糊术之类,但那年轻的法师施法的时机掌握得很好,所以每次都能够帮得上忙。

换句话说,他们是在不断耗费队伍的施法能力,来消磨巨熊的体力。

嗯,仅仅体力而已。因为迄今为止,巨熊还根本没有受伤。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结局是显而易见的——当耗尽了法力之后,这四个年轻人就完全没办法再顶住巨熊的猛攻了。到时候或许那个射手能够逃走,战士和牧师里面也能逃走一个,但最起码二人之中要留下一个,还有那动作不甚灵活的法师,也肯定在劫难逃。

雷潜伏在战场附近,静静地注视着他们的战斗,却并没有急着出手。

“你不救人吗?”隋雄通过法术,将自己的话语传到了他的脑海中。

雷轻轻地摇头,借助临时的心灵通讯回答:“触控科技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还没到时候,他们还能坚持。”

“等他们坚持不住的时候,就要受重伤了吧。”

“没那么严重,我会在那之前出手的——对于这些年轻人们来说,苦战到最后一刻的经验是很珍贵的,可以有效地帮助他们成长起来。”

隋雄没有再催促他,在冒险的问题上,雷是专家。他既然说那样对这些年轻人比较好,隋雄就选择相信他。

何况……就算他真的不肯出手救人,到了关键时刻,隋雄也可以亲自出手。

区区这种层次的战斗,还不是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嘛!

拉萨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安康白癜风医院哪家治疗好
绍兴哪家医院看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