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法规

王必胜国壶的品位与表达位置位置

时间:2021-02-24 04:48:44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徐风的《国壶》(作家出版社)是一部新奇的长篇小说。他写的紫砂艺人100多年深重的历史,很少有人涉猎。小说书写了以袁朴生为代表的壶艺大师们求艺、谋生、同侵略者抗争斗法的人生故事。历史、民族、艺术,世道人心,家国情仇等交织在一起,构成一种细密的历史叙事。作品背景放在近代中日两国的战事、民族道义承担、人生情感纠葛、生命的情怀激荡等等之中,故事曲折,情理交错,是一部有着沉重的历史感的作品。

小说发生在三个不同的时间节点上(大清光绪年间、1926年、19 7年)我们会努力将现有的东西持续下去。,分别代表了不同的时间段,前者有中日甲午海战,中间有北伐之战,最后有日本侵华战争。动乱的战事、风雨飘摇的人生,给老壶王袁朴生和新壶王阿多两代艺人以极残酷的考验,而他们对艺之品、人之节、壶之道的秉承,也揭示出尊崇道义、坚守传统、善良坚韧的中国紫砂艺人,对民族道义的承担,对正义善良的坚持与恪守,以及忠贞于爱情的生命情怀。

这是一部中规中矩的小说,人物性格命运走的是传统路子。人物虽多,故事历时长远,关系也纠结复杂,但是,读起来情节线索却简单集中,徐风以举重若轻的笔法,围绕着两代壶王的情感经历与制壶生涯,用三个时间节点布局,写得饶有兴味。沧海横流,人生艰难,壶王面临的是国难当头的考验, 国壶 的意义也就跃然而出。在 东洋记 一章中,光绪十九年是中日甲午战争前一年,古蜀镇壶人袁朴生被其徒弟、来自东邻的古子樱请到日本,古子樱的三岛家族要他制作日本天皇的 贡品 太阳壶,在种种威胁利诱面前,袁朴生虽有踟躇,却终不为所动,当故乡传来东洋人挑起黄海战事,清兵大败 农民享受到了以前分散居住难以实现的基本公共服务。最重要的, 国家打仗,与他这个草根百姓是十指相连的 之时,他不惜跳入海中,后愤而回国。日后无论是北伐中的为司令献艺,还是抗战中为侵略者制壶把玩,他的养子新壶王阿多始终秉承老辈人为艺之道,耻于和侵略者合作,甚至为此装疯,得以保全名节,一生清白。制壶技艺上志向高远,情感生活上历经坎坷,民族道义上坚贞无瑕,这些是壶王人生的闪光点,也是作品致力于打造的思想之结。

小说对于壶艺制作的描写十分精细,多通过一些专业性的表述,将艺术工艺上升为文学表达,并通过对人生命运的体味,进行富有哲理的表述。比如,壶道三昧,静气养性,壶道人生等等。还有关于紫砂艺术的分类,光器、花器的制作与不同,为艺之道与做人之道等,都彰显了题材的艺术魅力。紫砂作为一种名器、国粹,徐风以他特有的门道熟悉,让这个既有地域特点,又代表民族工艺、承载着百姓日常实用功能的器物,成为艺术理念与精神意识的象征。这些理念的东西,通过壶王传艺的情节、器物制作过程,得到了充分的表达。

显然,作品以 国壶 题名,是期冀由一个器物上升为一种精神层面的表达。比如,国家意识的民族担当,比如,在战事频仍的关头国人的精神气节、艺人的操行道守,再比如,紫砂大师由物致道表现出的民间文化传承的精神源头,所谓壶之道,器之道,人生之道。但作为一个主题期待,作品中关于国、国家的内容,稍嫌抽象,不如民族的、人生的、艺术的具体,细节展现上也不如后者鲜明真切。作品中,传授制作壶艺远涉东洋的艰辛甚至屈辱,与日本侵略者的反抗争斗,都关系到民族道义与国家利益。侵略者的狠毒凶残、贪婪无耻,同胞和同道虽不乏为名利所惑、狡黠多疑者,却在大难面前、在民族利益面前,有着深深的情谊和情怀,小说对这些都有十分丰富的揭示,体现出作家试图将民族与国家意识,在艺与人、物与道的思想逻辑上进行文学表达。我以为,或许是主题跨历史跨民族的宏大之故,文中不少理念没有得到细节的支撑,显得外在与抽象,一些细节和人物关系逻辑,也有些疏离和不畅。当然,瑕不掩瑜,《国壶》仍不失为有品位的长篇小说。

不伤身体的避孕方法昆明阳痿治疗费用多少钱济南哪医院男科好

兰州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天津医院哪妇科好成都癫痫病会诊中心动态

武汉哪家医院妇科好
宝宝拉肚子怎么办吃什么好
衢州白癜风较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