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历史

经过一年多的策划筹备和出版网络

时间:2020-09-25 15:15:37

经过一年多的策划、筹备和出版,大连出版社原拟定的“大连文学名家名作”,后成“字码头”读库的十二本作品集,洋洋200多万字的精品力作,终于与读者见面了。这是中共大连市委宣传部2014年度的重点工作,是大连出版社本年度重点出版计划,是邓刚等十二位作家这些年来重要作品结集,也是继打造“大连作家森林”这一文化交流平台之后,大连良好的文学生态(评论家赵慧平语)一个重要标志。“字码头”读库有:邓刚的随笔集《你的敌人在镜子里》;有小说集:孙惠芬《燕子东南飞》、马晓丽《催眠》、津子围《大反话》、陈昌平《秘密生活》、徐铎《替天行孝》、李月峰《钟声敲响两次》、张鲁镭《清凉歌》;有散文集:素素《原乡记忆》、宁明《飞行者》;侯德云的随笔集《那时候我们长尾巴》,以及王晓峰的评论随笔集《有话好好说》。这是近些年来大连文学的一次阶段性的及时梳理和总结,是大连文学实力的一次集中展示,是大连文化的一次重要收获,也是大连出版社关注和扶持本土文学创作,关注和对接读者与高雅文学的一次强有力的举措。

一个标志

小说、散文和随笔,是文学里的最重要文体,是大连文学创作的重中之重。从文体上看,这是显示创作实力、能力的所在,是最受广大读者喜欢阅读的所在。这些文体的创作,可以显示一个作家的梦想、功底、能力与文学水平。这套“字码头”读库,应该说具有“较高文学的水准”,相对而言体现代表了大连文学现阶段的发展水平,也是大连现阶段文化发展的一个集中代表。比如,邓刚、素素、孙惠芬、马晓丽,都先后获得了中国文学的最高荣誉 鲁迅文学奖。而津子围、宁明、陈昌平、徐铎、侯德云、李月峰、张鲁镭等,也都在各自的小说、散文、随笔等文体的创作上,显示出自己独到的个性与追求。

著名作家邓刚的小说曾经是新时期文学的重要收获,而他如今的随笔写作,以《你的敌人在镜子里》为代表,集思想深度、艺术表达及普通百姓的喜怒哀乐于一体,扩大了大连文学的市民色彩和幽默因素;素素的《原乡记忆》、宁明的《飞行者》在散文创作上,都以各自独有的风格,夯实和扩张了大连散文的内在与表现。著名作家滕贞甫在本丛书的序言里说:“宁明的飞行散文有着重要的拓展与探索意义,不仅填补了国内散文创作领域书写飞行题材的空白,还为零距离状写蓝天体验提供了文本借鉴。”津子围小说的《大反话》具备了较为强烈的后现代因素,体现现代都市人文脉络与心结,扩张与丰富了小说的艺术表现力,体现了一个作家较为厚重的“学术”功力和较强的文学功底。曾有 0多年创作时间的“老”作家徐铎,以《替天行孝》显示出他近几年高涨的文学热情,创作影响愈广愈大,甚至有评论家说,徐铎的创作高峰刚刚开始。陈昌平《秘密生活》和李月峰《钟声敲响两次》里的悬疑成分、张鲁镭《清凉歌》里的喜剧因素,都具备了很好的虚构故事的能力……都是大连文学能力的新的表现、新的发展。还有,侯德云自己称之为“短章”的《那时候我们长尾巴》,是“轻逸”的文学写作,文字的灵动,情感的飞扬,以及思想的飘逸,承袭了明清小品的传统,成为他的鲜明的侯氏风格,颇具“文人”色彩和情调。

两种格局

这是借用辽宁省文艺理论家协会洪兆惠主席,在中国文联七届文艺论坛上与我交流时谈到的一个术语。格局是作品的内蕴、价值、艺术含量、个性、思想、精神气质、表达等等方面,在作品里体现出来的气象,无关体裁、题材。这个深蕴着中国传统美学与传统艺术精神的学术术语,时时在提醒我们,作品格局的大与小、深广与促窄、浑厚与浅易,是创作能走多远的关键。实事求是地评价,这“字码头” 读库,显示出大的格局和文学大的气象,是大连文学近些年来在艺术探究的丰富与深化的直接结果。

这一套十二本的文集,十分明确地呈现出大连文学现有的较高水准,即以大的格局,展现着文学。素素多年来一直坚持着历史散文的写作,她的《原乡记忆》显示出多年来坚持的原点:热爱乡土,仁爱故人;宁明《飞行者》仅就飞行的题材就有特别的一面,关键是,在这一高空飞行的别样的故事里,融进了诗意与人性的温暖。孙惠芬从创作之始,就在她又爱又恨的乡土上辛勤耕耘,她的小说集《燕子东南飞》现在舒朗开阔了起来,对历史对人物的历史命运有了更深入和符合历史发展规律的把握。马晓丽小说集《催眠》和宁明《飞行者》一样,给我们打开了特别的军旅生涯故事,视野和胸怀都很宽广。

文学创作上小的格局,无论如何也成就不了大文章。这个格局,一种是,每个作家展示出的个人创作格局;二是,这个作家群体所显示的大连文学发展的新的格局。

三种文学

从新时期大连文学开始的时候直到现在,产生一定影响并取得相当实绩的便是小说。一个是是由右安门街道组织的。3批志愿者互相之间并不熟悉作家众多,二是产生一定影响的作品层出不穷。小说是文学里的重要的文体,能显示出作家的深厚的文学功底,也能有力地显示出作家的创作实力。我们可以列举出许多在新时期文学史光彩照人的大连作家。大连文学另一强项是散文,擅长直接呈现作家的情与思,直取生活和历史的营养,而成就文学。大连文学再一强项是随笔。随笔是中国文学传统文体,是文学里的轻骑。好的随笔证明了文学从来都是只论好坏而非长短。

小说、散文、随笔成为现阶段大连文学乃至文化的重要收获,是大连的精神“土特产”。邓刚《你的敌人在镜子里》、津子围《大反话》、陈昌平《秘密生活》、徐铎《替天行孝》、李月峰《钟声敲响两次》、张鲁镭《清凉歌》,也包括侯德云《那时候我们长尾巴》,都体现了我们生活的城市的开放、前沿和都市性先锋性,变现出都市的脉动和心;孙惠芬《燕子东南飞》和素素《原乡记忆》则体现了她们对故土以及历史的更深更新的认知。这十二本作品集,都是作家的创作精品,是大连文学近些年来在小说、散文、随笔的新的收获。

四处故事

一处故事,故事定格在大海,讲述渔民的故事。以前,邓刚以讲述大连的海,而成就了他的国内文学独特而重要的地位;徐铎的海,则更是平民而普通的大连的海。二处故事,故事定格在乡村的土地上。素素的“原乡记忆”在一瞬间点亮了我,让我理解了这些年来从《独语东北》到《风情旅顺口》的一路走来,她的心结,她的情感以及她的表达。孙惠芬这些年来,始终并近乎执拗地坚持她的乡土故事,她的乡村的开放和鄙陋,她的爱憎含混的情思,都在她的乡土中。三处故事,故事定格在军旅生涯。马晓丽、宁明则始终站在军旅生活的前沿,以自己的方式,展现出军旅人生,勇敢与牺牲。四处故事,故事定格在都市,讲述市民的故事。津子围、陈昌平与李月峰、张鲁镭,都具备了现代都市叙事的不同侧面的表达,近距离地体悟着大连这个北方城市,和前沿、发展中的前锋有关。还有邓刚的写作,和侯德云一样,都用的是随笔的方式,一种非常重要的文学方式,体现出城市里的情感走向和心态的选择,他们的关切与问询,他们的希望和梦想,文本好看又好读,幽默而益智。

对本土文化资源的关注和开掘,从邓刚、素素、孙惠芬,都有自己的擅长,都是在讲述大连的故事。这生我养我的地方,深深埋藏着我们自己的文化之根、情感之根,更是我们大展情思的所在,是成就我们文学的所在。关注本土,应该说是大连文学的一个优势;讲好讲清大连的故事,是大连文学的一个过去和今后的一个环比数据来看坚持。唯此,文学的独特性、亲民性更为彰显。

得谢谢大连出版社,继《文化大连》、《品度大连之后》丛书之后,又为大连的作家、大连文学提供了一次展示实力的机会;为大连文学持续前行提供了新的动力。

(实习:白俊贤)

民间消肿止痛中草药方
日照白癜病医院
先声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