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风情

早班的通勤车在矿工业广场停稳位置位置

时间:2021-02-25 18:48:10

早班的通勤车在矿工业广场停稳,上班的矿工陆陆续续下了车。许秀芹是最后一个下的车,因为六个月的身孕让她变的很臃肿笨拙,她一手捧着肚子一手扶着车门小心翼翼地下了车。天空零星地飘着雪花,风虽然不是很大,但是非常地寒冷刺骨。许秀芹下意识地用一只手掖了掖脖子上的绒线围巾,一只手撑着后腰,这才一步一步吃力的朝生产楼走去。

三百米的距离,许秀芹足足走二十分钟。来到采煤五区的走廊,她的头上落了层薄薄的雪,从嘴里哈出热气也在长长的睫毛冻成了霜!俺的娘来!秀芹!你咋又来了?正在走廊搞卫生的杂工老赵看见她急忙放下手里的扫帚跑过来埋怨道,这冰天雪地的,万一有个闪失,你就不怕肚子里的孩子……快回去吧!哦!许秀芹靠在墙上抬眼看了老赵一下说,不!俺要找区长!老赵弯下腰拣起地上的扫帚问,你找区长,还是为你男人工伤的事情?许秀芹点点头嗯了声。老赵说,上次你来,区长不是说了嘛,年底给你们家报个特困户,多领点救济金。许秀芹摇着头说,俺要报工伤!老赵给秀芹解释说,秀芹!你咋这么糊涂呢?这工伤不是说报就能报的!第一在井下出了工伤应立刻向单位和矿调度汇报!第二安检处要有登记备案!第三事故追查……老赵掰着手指对许秀芹说着。许秀芹说,俺不管这些,反正俺男人是在井下出的事故就应该算工伤!对吧?老赵点点说,对是对,关键是你男人出了工伤后第一时间向矿调度所汇报没有?许秀芹说,这……这……好像没有!俺听俺男人讲是那个谁不让往上汇报的……

二柱!二柱!你他娘的你不干活!坐地上干吗?采煤队长葛金牙看见连二柱坐着偷懒立刻火冒三丈地骂了起来。连二柱抬头看看队长又低头指着脚说,队长,俺的脚在回柱的时候被滚落的矸子砸伤了!让我看看!葛队长俯身看了看说,是这个大拇脚趾头不?二柱点点头说,是的。葛队长说,不就蹭破点皮吗?还没有个蚂蚱的嘴大来!快起来干活!连二柱说,队长!你没有看见都砸得血青瘀肿了吗?更是疼得要命!葛金牙瞪着眼珠子说,你别给我虚的跟忙牛蛋似得!你如果不想干,现在就给我滚上窑,但是今天的到工猫逼!连二柱说,今天的到工怎么算,那是你的事情!我在井下干活出的事故,就应该算工伤,我现在就向矿调度汇报我爱上了他。我们当时谈笑风生了整整两个小时!葛队长指着连二柱的脑袋狠狠地说,你想跟谁汇报去汇报好了!老子不管!一切后果你自己承担!连二柱没有吱声,他扶着单体勉强地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向机巷放的工具硐室走去……

连二柱刚走到跟前,队长葛金牙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对连二柱说,二柱兄弟!葛金牙说话的口气完全变了一个人,你就别汇报了,好吗?你想想,你这一汇报,矿上知道了,我们单位要受多大的经济损失!第一首先你我都得算“三违”,罚个几百块钱不说,年底了各项安全奖就都没有了!现在矿上规定年底出的工伤都是要重罚,轻伤比照重伤处理,重伤比照死亡处理,你说厉害不厉害啊!你的伤我也看过了,估计问题不大!我上窑给区长说说,让你在家休息两天,照样算你上班!你看这样行不行?连二柱没有吭声。大头!大头!葛金牙转身大声喊着正在清理浮煤的王大头说,大头!你扶二柱上窑,帮他洗好澡,你负责把他送回家……

许秀芹抖落头上的那层薄雪问老赵,区长在办公室不?老赵说,我不太清楚,你自己过去看看吧!老赵说完继续搞走廊里的卫生去了。许秀芹敲开区长办公室的门,看见区长正绷着脸严厉地训斥着两个工人:你们俩是不是不想好了?啊!堵炮警戒距离这么近,万一崩死了人!出了事故!你们俩都得去坐大牢,我也的陪着一起去!区长看见许秀芹进来,怕她知道更多,所以立刻结束了训斥!你们俩回去给我写份深刻的保证书!不深刻别想上班!听见了没有?那两个工人耷拉着脑袋灰溜溜的出去了。区长站起身到了杯水热情地递给许秀芹说,小许!你看你!挺着个大肚子!又来干吗?快坐!快坐!说完区长放下手里的茶杯坐回办公桌后面的皮椅上又说,你来的正好!我我今天就和大家谈谈这几个活动的武将搭配与技能选择的问题。首服在7月21号15点准时火爆开启正准备抽时间去你们家呢!说着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匝钱放在办公桌上。这是区里发动大家给连二柱捐的款,一共一万四,你数数,别嫌少哈!大家伙的一片爱心。许秀芹望着区长一动没有动,嘴唇蠕动了几下,小声说了句。区长笑着说,小许,有啥事情,你就大声说出来,只要我能解决的我一定帮你解决!不碍事的!说吧!许秀芹小声地说,区长!俺想替俺家二柱报工伤。什么?区长听后脸立刻阴了起来不高兴地说,报工伤?这都过去几天了!你还想着报工伤?为什么不早说!早干嘛去了。啊?许秀芹看着区长犀利的目光慢慢垂下了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两只手搅着围巾底穗喃喃地说,刚开始听二柱回家说,在家休息几天,就会好了,区里又给算正常上班。所以俺们就没有想要报工伤。谁知道几天过去他的脚老是不消肿,后来到医院一拍片子,才发现脚的大拇趾原来断了。所以我才来找你商量报工伤的事情!区长苦着脸说,我的大妹妹!不是咱们说什么时候想报工伤就可以报的,矿上是有严格的规定的。补报工伤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妹妹你就死了这个心吧!区长说的口干舌燥,他喝了口水继续说,你回去告诉二柱,他的伤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来上班,工资钱我一分不少他的还不行吗?许秀芹沉默着。区长脱下外套挂在墙上对许秀芹说,你还有啥要求快说出来,我一会儿还要下井呢!许秀芹依然小声地说,不给俺报工伤,俺怕二柱以后留下什么后遗症啥的!区长用手往外拉了拉领口心烦地说,这个谁也不敢保证以后会发生什么?许秀芹又说,万一二柱残废了呢?让俺和未出生的孩子咋办啊?许秀芹抚摸着凸起的肚子说着说着伤心难过的落下了泪。

区长站起来掂起衣架上的毛巾,两只手握住毛巾的两头怔了怔,对许秀芹说,我要下井去了!这钱你拿回去,你回家和二柱在商量商量,看看怎么办?如果你们真的很固执的要报工伤!那所有的一切我就都不管了,因为不是我不让二柱报的工伤!是谁的你们就找谁去!还有二柱以后不上班就算旷工!

区长把许秀芹请了出来,锁上办公室的门,他手里拎着毛巾一甩一甩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下井去了。许秀芹站在雪地里,手里握着那匝钱,抬头看着远处灰蒙蒙的天空,她无奈地痛苦地拼命想:俺到底该咋办?心里想着想着又委屈地落下了泪……

共 245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连二柱的脚在回柱时候被滚落的矸子砸伤,想向上头汇报工伤,队长不允。因为他这一汇报,矿上知道了,单位要受很大的经济损失,都得算“三违”,罚个几百块钱不说,年底了各项安全奖都没有。矿上规定年底出的工伤都是重罚,轻伤比照重伤处理,重伤比照死亡处理。虽连二柱老婆许秀芹挺着大肚子来求也不成。最终区长给了许秀芹一匝钱算了事。许秀芹到底该咋办?谁能给她公道?故事结尾发人深思。小说文笔生动,主题深刻,推荐欣赏!【:上官竹】

1楼文友: 18:14: 6 连二柱的脚在回柱时候被滚落的矸子砸伤,想向上头汇报工伤,队长不允。因为他这一汇报,矿上知道了,单位要受很大的经济损失,都得算“三违”,罚个几百块钱不说,年底了各项安全奖都没有。矿上规定年底出的工伤都是重罚,轻伤比照重伤处理,重伤比照死亡处理。虽连二柱老婆许秀芹挺着大肚子来求也不成。最终区长给了许秀芹一匝钱算了事。许秀芹到底该咋办?谁能给她公道?故事结尾发人深思。小说文笔生动,主题深刻,推荐欣赏! 联系:

2楼文友: 19: 9:0 问好作者! 喜欢文学、音乐

石家庄妇科西安治疗宫颈糜烂多少钱南昌白癜风医院哪家医院好

拉萨哪白癜风医院好南通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哪家好治疗白癜风病费用

银川包皮过长治疗费用
心律不齐的护理诊断及措施
巴中白癜风治疗较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