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评论

乱之殇第四十二章遇不平爨琛救美二位置

时间:2021-01-23 04:07:38

乱之殇 第四十二章 遇不平爨琛救美(二)

“姓爨的,你他娘的多管什么闲事!”看到来人,申哥停下乱摸还在挣扎不停的辛婉胸脯的大手,眯着眼睛冷冷说道,“你若是也想乐呵乐呵,待我因此我们更不可以掉以轻心。完事之后就让你来,他们几个往后排就是了。”

他们这些人之中,只有申哥和这位刚才也出去打猎的爨姓青年是修士。申哥乃是江阳郡的修士,这姓爨的是宁州那边的修士。几个人前天凑到了一起,劫后余生之后,这些本来相互陌生的众人相处的倒是非常融洽。只是这份融洽到了此时已经荡然无存了。

爨琛扔掉手中猎来的那只野鸟和弓箭,朝着申哥一步步慢慢走来,边走边说道:“姓申当被骗女子把钱转到对方账户时的,亏你还是个修士,你的修士荣誉呢?”

“你给我站住!”申哥一边警觉地更加搂紧了辛婉,一边厉声喝道:“修士荣誉?操他娘的,现在的修士还他娘的有个屁的荣誉!姓爨的,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这妞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哪怕你也看上了这妞,但她是老子擒下来的,就该老子先上。”他说着,便一掌劈下,将不断挣扎呼喊的辛婉打晕了过去。就看他放下晕过去的辛婉,左手向前,右手在后,双脚不丁不八地站立在那里,摆出一副即将打斗的模样。

“一路之上,只是知道你姓什么爨,狗日的宁州僚夷,今天老子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益州好汉的身手。”

申哥话语未落,人一个跨步上去,同时右拳闪电一般地朝爨琛的面门打了过去。早有防备的爨琛提膝侧头,同时左臂往上一抬,右拳也同时闪电一般的击打过去。

“砰砰!”申哥那宛如沙包一般大小的拳头还未击中爨琛面门,便被对方犹如石柱一般坚硬的右臂给格挡开来,同时两人的膝盖狠狠地撞在了一起。硬碰硬之下,双方都不由发出一声闷哼。

与此同时,申哥的左掌往上闪击,若是爨琛的右拳方向不变,他这足以断木裂石的一掌就能正好斩在对方的右腕之上。这申哥虽然仅仅是八品修士,可天生体魄远胜常人,打斗经验更是丰富无比。他曾经在牂牁郡的苍茫大山之中,未持兵器的情况下单人猎杀了一头猛虎,是符县有名的勇士。原本他兴高采烈的参军心说终于能在堂堂的益州刺史大人面前表现一把,可现实的残酷将他这点念想击的粉碎。

一身本领还未施展,大军便稀里糊涂地崩溃了。黑暗之中,他仗着自己超人的体力游过了冰冷的郫水。只是这时的他再也没有想继续找回部队的想法了,只想尽快回到他符县的家中。

爨琛看到对方挥掌,立刻手臂一弯,拳朝内曲,肘突向前,单脚站立的他腰身一扭,那铁肘接着这股腰力带着风声便朝对方胸膛狠狠砸了过去。

“咚!”这时,那条和对方对了膝盖的右腿才落到了地上。

申哥看对方铁肘来的凶猛,一个撤步,同时上身后仰,爨琛的铁肘几乎擦着他的鼻尖掠过,同时他的右脚飞快地上踢。

“咚!”地一声,爨琛一声闷哼,胸口被申哥一脚踢中。虽说申哥这是在后仰的过程之中飞起的没用用上全力的一脚,可以申哥的力量,爨琛这一下仿佛被一柄大锤砸中一般,人便如风筝一般,双脚离地飞了出去。

就看申哥在身体几乎平躺到地面之时,双手往身后的地面上一拍,不但止住了跌势,人更是一下又直起身来。接着他双腿一弯,双脚一蹬,人便如离弦之箭一般,朝依旧往后飞出的爨琛扑去。

爨琛人还未落地,便看申哥犹如猛虎一般地扑将上来,他忍着胸口的疼痛,也亏得他自幼炼体勤奋,否则一个平民挨上申哥这么一脚,当场便是被踹碎胸膛的下场,弯腿收腹,双臂一曲,腰间用力,双臂上挥,人立刻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第一时间映入他眼帘的,还是申哥那双更是发人深省沙包一般大的拳头。

“砰!”得一声,先是一声闷响。

“砰!”,又是一身闷响。

第一下的声响是他的双臂格挡住申哥拳头的闷响。

第二下是他受到如此大力击打再度被飞出后,他的后背撞在一颗大树之上的声音。

“小子,服了没?”申哥自空中落下,站在地面之上的他好整以暇地拍了拍双手,神色轻松地对着栽倒在大树之下的爨琛说道。

爨琛双手撑地,慢慢地从地上重新站起身来。此刻的他只觉得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噗!”他先是一口将嘴上的烂叶泥土吐了出去,右手一抹,将嘴角的一丝鲜血抹去,一对眼睛死死地盯着几丈外好整以暇的申哥。

就看他缓缓抬起右手,竖起食指,左右微微晃动几下,这才开口道:“我这个人也素来不好多管闲事。但平生最看不起欺负女人的男人。男子汉大丈夫练就这身本事是用来上阵杀敌的,不是用来欺负女人的。你的拳脚功夫很好,但你这人我看不起。”

这爨琛乃是宁州建宁郡人士。过去益州南中地区号称有传统五姓本地豪族,分别是孟、爨、李、董、吕。这五姓的历史源远流长。吕姓乃是当年大秦相国吕不韦的后人。当年吕不韦被秦王诛杀之后,将吕氏宗族举族迁徙至帝国的最最南端。自那之后,吕氏宗族便在宁州繁衍生息起来。爨氏乃是当年后商商明帝时期被派来宁州都督这边各族蛮夷的都督之后。李姓乃是秦国灭掉蜀国之后在蜀地修建了都江堰的李冰的后人一枝。当年协助唐蒙开凿五尺道开通之后,这一枝便留在了宁州这边。孟姓乃是当年大采取协议转让、返租倒包、土地置换等形式楚派遣大将远征黔中之人的后代,也是世代居于此地。至于董姓,却是后商末年,蜀地董阖时任永昌太守,在这边甚得民心。三国混乱之际,阖家从蜀地迁移到了这战火波及不到的地方。

在很多人的眼中,南中那块地区的人民都是未开化的僚夷。脑子简单,粗俗野蛮,甚至有些不识好歹。可在很多南中本地人自己看来,蜀人乃至交广之人太过狡诈,远不如南中人敦厚淳朴。外人眼中的不识好歹,南中人自己到时甘之若饴。因为在南中人的眼中,这不是不识好歹,不是不知变通,而是不畏强权,而是宁折不弯。

爨琛就是这么一个典型的南中之人,愈是受挫,愈是顽强。

虽说他已经被申哥蹬了一脚,又挨了一拳,胸口胳膊上不断传来的剧痛让他呲牙咧嘴,可他的眼神却没有丝毫害怕,没有丝毫退缩。

“来,我还可以一战!”看着羞怒的申哥再度飞扑而来,爨琛轻轻又坚定无比地说了声,同时也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

广州治男科医院哪家好武汉专看白癜风医院婴儿肚脐贴什么牌子好

沈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杭州治疗白癜风费用白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医院好

孩子不消化的症状有哪些
南通儿童牛皮癣医院
昆明治疗盆腔炎费用多少钱